杭锦后旗:塞上风 | 陕坝,味道很醇故事很美

来源:      发布时间:2023-10-13     阅读次数:7415次

图片

图片


陕坝的味道,是根植在灵魂深处的一道菜、一杯酒,是让人感到满足的烟火气。


陕坝的故事,发生在琐碎的生活中,沉淀在厚重的历史里,流淌在含情的岁月中。


味道或故事,总有一样牵动人心、抚慰人心。


——编者

图片
润昇湖 张晓东/摄


中山堂与塞上新舍



□郎有存(杭后)

抗日战争时期,陕坝作为绥远省临时省会,商业日益繁华兴盛,其时陕坝有两大标志性建筑,一是中山堂,二是塞上新舍,均为傅作义将军主持兴建。
中山堂建于1942年,位于陕坝镇大转盘南路西现百货大楼附近。中山堂属民国时期旧式剧院建筑风格,系砖木结构,占地面积约一千平方米,四周墙壁由青砖砌筑,内部采用木结构支撑,柱间横梁、屋顶均采用榫卯结构联结。中山堂整体分楼上楼下两层,建筑一层由演出厅及观众厅组成,地面前低后高,地面上置长条木凳椅;二层中空,东南北三侧由柱廊支撑,木板平铺,形成局部看台,楼上分正楼与两厢,也均置长条木凳,可容纳观众千余人。建筑整体古朴端庄,尽显晋陕风格。中山堂建成后,既是绥远省官方的一个大型会场,又是陕坝地区群众的一处集会文娱场地。
新中国成立后,旗里的一些重大活动、会议以及文艺演出都在中山堂举行。1953年,当地政府重新翻修了中山堂。1977年,内蒙古自治区成立三十周年,中央代表团来杭锦后旗慰问,陕坝民众夹道欢迎,同行来陕坝的著名歌唱家郭兰英在中山堂登台演出,演唱了《南泥湾》等歌曲。
中山堂一直沿用到1987年,之后拆除。
中山堂作为绥远省临时省会的标志性建筑物,承载着一段难忘的历史记忆,是古镇陕坝重要的人文景观。
塞上新舍修建于1944年,旧址位于今杭锦后旗政府院内三号楼前广场西侧。塞上新舍是傅作义将军主持修建的。
何故称为“塞上新舍”?过去因长城以外一般称“塞外”,其建成后为当时的一流建筑物,故而定名为“塞上新舍”。
塞上新舍占地面积约25500平方米,建筑面积约2800平方米。房屋布局近似于北京四合院式建筑,院子四周有围墙,迎街有大门,可行车走人。大门庭为人字形房顶,上置旗杆,院中主房坐正,正中为宽敞明亮的正厅兼走廊,左侧是会客厅,右侧是餐厅,两边相对,与正厅紧密相连,形成以正厅为中心的对称结构。屋顶上筑有三面三角形的挡风墙,墙中间有傅作义将军亲笔书写的“塞上新舍”四个美术大字。主房后面又建了一大排房子,后院墙上建有古朴典雅的月亮门,两侧长有一抱粗的龙须柳,院内栽植有各种花草树木,给人一种清新幽静之感。
抗战时期,塞上新舍其实就是绥远省临时省会的政府宾馆,傅作义将军曾在这里接待过不少重要人物,还常常于春节、端午节、中秋节等重大节日在这里与部下们联欢庆贺。
新中国成立后,杭锦后旗政府曾把塞上新舍当作会议室使用。上世纪80年代,塞上新舍被拆除,但一些老陕坝人至今都难以忘记它。

陕坝味道



□吴增士(杭后)

古镇陕坝位于祖国北疆、河套平原腹地,曾是傅作义将军长官司令部、绥远省临时省会和河套行政区公署所在地。陕坝味道,藏着地肥水美、藏着精耕细作、藏着民风淳厚,已成为一张亮丽的美食名片。
早在新中国成立前,由扒条肉、清蒸羊肉、酥鸡、丸子组合成的硬四盘,是陕坝地区宴席上的主打菜,也是逢年过节必备的美食。那种肥而不腻、滑软清爽的口感总是让人意犹未尽,因此深受人们喜爱。新中国成立后,陕坝美食得到进一步发展。且不说糖麻叶、肉焙子、酿皮等深受陕坝人喜欢的美食遍布大街小巷,单是家家户户饭桌上出现的腌黄瓜、酸蔓菁,也以一种酸中微辣、清脆爽口的独特魅力,被陕坝人赞为继扒条肉、清蒸羊肉、酥鸡、丸子之后的硬五盘。如今,无论是酥而不烂的东坡肘子,还是色泽油亮的猪骨头烩酸菜;无论是麻辣鲜美的功夫鱼,还是细嫩爽口的油焖大虾……这些美食通过主料、辅料、调料三料之间的综合妙用以及当代陕坝人的聪明才智,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在舌尖上跳舞的“陕坝味道”。
参加工作以后,我曾去过很多地方,品尝过各地的美食,总觉得家乡的美食无可取代、独一无二。家乡的一方水土造就了独特的陕坝味道,这味道带着历史的韵味、自然的韵味,穿透时光,直抵人心。
近年来,杭锦后旗依托书香、酒香、麦香、乳香等资源优势,倾力打造“陕坝味道”品牌,目前共有51家企业265种产品迅速走向全国各地,深受人们喜爱。一位外地游客曾这样说陕坝美食:“站在陕坝镇大转盘,刮东风是糖麻叶的味道,刮南风是肉焙子的味道,刮西风是酿皮的味道,刮北风是猪肉酸烩菜的味道。什么风也不刮的时候,满大街都是河套王的味道。”窃以为十分形象。
陕坝味道究竟是什么味道?对于陕坝游子而言,陕坝味道就是一个个肉焙子,就是一碗碗羊肉粉汤,就是一只只清蒸羊,就是一盘盘酥鸡,就是一杯杯河套王……这些美食牵动着多少游子悠长的思绪,哪怕只是那一把把红腌菜里,满满的都是儿时的回忆。
陕坝味道浓缩成9个字,应该就是:陕坝味道,妈妈的味道。这其中蕴藏的其实是一份家乡的回忆、一种时代的烙印。
我们不禁感叹:那些集一代代人智慧于一身的陕坝美食,那种在舌尖上跳舞的醇香味道,终归还是家的味道。

陕坝行



□杨拴平(乌兰察布)


陕坝之行距离眼下已有三个月,但路途中的一切仍历历在目。
大巴车沿科梁路入卓资山后沿着G7京藏高速一路向西,经呼和浩特进入包头境内。驶出包头市区后不久,便进入了河套灌区。平畴沃野上,农人们正忙着灌溉、播种,到处生机勃勃。
一路田园美景,如诗如画。不知不觉间,古镇陕坝到了。大巴车穿行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突然,杭锦后旗奋斗中学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说起这所在烽火硝烟中诞生的名校,就不得不提到傅作义将军。
抗战时期,为了牵制侵占归绥的日军,傅作义将军率部退守绥西,并将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部和绥远省政府设在了陕坝。1942年,傅作义筹办私立奋斗学校,自任校董兼校长。新中国成立后,几经变迁,奋斗中学的校名得以恢复。历经奋中人几十年的不懈努力,学校成为了全国基础教育质量管理示范学校,全国师德建设、教育信息化示范基地,自治区文明单位,自治区现代教育技术优秀学校,自治区教育工作先进集体和中国百强中学。
而后,大巴车缓缓驶入坐落于陕坝镇东北角的内蒙古河套酒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酒香不怕巷子深,远远地,我们就闻到了酒香。
规模宏大的河套酒厂是内蒙古储酒量和窖藏量最大的酿酒龙头企业,也是展示内蒙古酒文化的AAAA级旅游景区。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首先参观了厂区。厂区内酒香浓郁,酿造车间里,蒸酒锅和酒糟发酵池散发的酒香甚至有些辣眼睛。来到窖藏库,我们被那一排排用七层麻纸外盖红布封口的、一眼望不到边的酒缸所震撼。导游说这些大酒缸分三层放置——空中、地上和地下室,我们只看到了其中的一部分。在原酒品尝处,我们品尝了62度河套王原酒和65度20年御膳春保健酒原酒。原酒就是厉害,一口下肚,通体燥热,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厂区内有一眼名为公主泉的古井,在这里,我们了解了一段鲜为人知的传奇故事。相传,汉武帝时期,王昭君出塞途经五原朔方,日暮迷途,幸遇金马驹指引,得饮泉水,故取名“公主泉”。汉武帝曾遣将卫青、李息出云中至高阙,收河南地。后又募民十多万在此屯田以耕。其时,家耕盛极,粮物充盈,皆闻套水有金驹,赐福于此。“塞外粮仓”的美名便由此而生。传说有赵姓者名乃方,籍咸阳,募套粮而徙此拓耕。一日乃方寐,忽梦风雨大作,套河泛滥,神驹出水通体泛红,且步且止,举颅示乃方。乃方惊其故,遥相随,至石穴。神驹乃入,乃方惶随之。但见穴内通亮,蒸雾腾绕。乃方视之,内有石灶,灶生烈焰,其上置一木桶,催雾白,有耄耋老妪,神似仙者,颜蔼示乃方,蒸物者,酿也。老者把手诲之乃方,粮可酿,酿可饮,饮而补,此天地物移之道也,乃方诸而习之。不日,如法炮酿,封存窖之,岁末,取酿液饮,酿罄入舌而通鼻,内如火燎而滋精,通体舒泰,乃喜而奔告,闻者皆求饮,皆曰如是尔,套酿遍始尔。日久,民之酿技若为自由故日月之新。这便是河套酿酒的起源。
据此,河套酒厂斥巨资打造了内蒙古酒文化博物馆。馆内陈列着历代酿酒、盛酒、饮酒的各种形状和材质的器具及近现代以来各款酒的内外包装,还有清代酒业贸易往来的账页真迹,进一步佐证套酿在古代的贸易兴隆和繁盛。
有史可考,陕坝镇在清光绪年间就已初具规模。早年黄河河套段自然形成黄土拉亥河与乌加河南北两条自然支流,独具慧眼的晋商便在陕坝修建了水旱码头。自此,各色各样的商品由此输入草原,陕坝逐步繁盛起来。抗战时期,爱国将领傅作义将陕坝作为绥远省临时省会,领导河套军民奋起抗敌,抵御外侮,先后进行了绥西、包头、百灵庙和五原战役,重创了日军。
陕坝之行,收获颇丰!

风雨园子渠



□张志坚(杭后)

园子渠,穿古镇陕坝而过,承载着这座塞外小城的百年风雨。它是这座小城的坐标之一,亦是小城人心里永远不能忘却的乡恋。
曾经的园子渠,一座码头就使一座塞外小城变成了商贾云集的繁盛之地。繁荣了蛮会,繁荣了大发公,繁荣了阴山后面的草地,从此一条商道出现,连接起园子渠与蒙古国、俄罗斯。然而,园子渠上繁华的水旱码头已成了过去,那些林立的木帆船和船上的纤夫,从陕、甘、宁、绥远和包头运来的木材、药材、瓷器、煤炭、布匹以及运出的粮油、皮毛、牛羊、马匹等土特产也都成为记忆,留下的只是关于园子渠水旱码头的传说。这传说在老人们的记忆深处扎了根,传给一代又一代的陕坝人。
忽然有一天,园子渠畔多了一道风景——一个浓缩的“陕坝园子渠码头”:一条木船停靠渠边,仿古的门楼、凉亭,堆放的木箱和麻袋,搬运货物的马车和劳动场面……那是繁华码头的场景再现,每一个雕塑都让人有种穿越时空的感觉。
走过百年风雨,如今的园子渠在润泽良田的同时,也让小城变得更加生机勃勃。园子渠广场上花团锦簇、绿树成荫,人们在这里健身、娱乐,舒心惬意。
园子渠,流淌着黄河母亲的乳汁,欢快地由南向北奔去,为人们讲述着远去的故事……
图片

园子渠码头


陕坝情缘



□张福勋(包头)

1958年,我还在读高二,刚17岁。那年,我第一次去陕坝。
小时候,经常听大人们讲述我大姐的故事。因为一些原因,大姐离开了家,离开了包头,落脚在了河套地区的陕坝。陕坝是个小城镇,只有东西、南北两条马路贯穿,老百姓习惯称东马路、西马路、南马路、北马路。东马路的尽头有一条南北流动的大渠,小孩们可以在里边游泳、摸鱼,而西马路由于驻有“军分区”,门口有荷枪战士守门,让人望而生畏,所以人们很少去那里游玩。倒是南马路由于商铺鳞次栉比,电影院也位于这里,比较繁华,平时来此逛街的人很多。而北马路的尽头就是有名的傅作义将军创办的陕坝中学了。
父母念旧思亲,想要认回我大姐。于是,我就充当起了特派员,穿梭于包头和陕坝之间。
记得第一次去陕坝,我先从包头东站坐硬板车到临河,又在临河等了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乘坐一辆破旧客车(很难买票),经过几十里颠簸不平的泥土路,才到了陕坝。
一下车,我就有了一个“大发现”。汽车站附近有一家小小饭馆,门口贴着一副对联,上联:饭菜质量全国第二;下联就不谦虚了:服务水平河套第一。就是这副对联引来了不少如我一样好奇的食客,饭馆生意很是兴隆。
进店落座,一碗猪肉酸烩菜宽粉条、两块贴饼子就吃得饱饱的了。何为贴饼子?就是铁锅里烩着菜,锅边贴上饼。菜好了,饼也熟了,还满是烩菜的香味,令人回味无穷。后来,我曾在家里尝试着做了几次贴饼子,都以失败告终。
陕坝大转盘附近有两个地方特别吸引我。一个是小小的图书室,我几乎天天在大姐家一吃完早点,夹着一两本书就去了。渐渐地,管理员与我熟悉了,我哪一天有事没去,再遇见,管理员一定问个究竟。另一个地方是舞厅,总工会不定期在这里举办舞会,但跳舞的人总没有看的人多。在这里,我与一位大学同学搭伴跳三步、四步。
1963年,大学毕业后,我回到包头成了一名中学语文老师。寒暑假,我基本是在陕坝大姐那里度过的,一方面读书充电,一方面流连于河套的山山水水。

除了大姐,大学同学、挚友老潘也让我与陕坝的情缘多了几分。老潘在陕坝任教,我常常去陕坝找他。到陕坝的次数多了,待久了,也就对这里多了些了解。陕坝土壤肥沃,灌溉便利,出产的西瓜、华莱士瓜等都特别甜。这里的人热情好客、淳朴厚道。总之,陕坝真是个好地方!


图片

END


来  源:巴彦淖尔日报